清明節前夕,73年前解放天津犧牲的張豪烈士的姓名補刻在英烈名錄墻上,通過視頻,張豪烈士的家屬看到嶄新的金色名字鐫刻在了莊嚴肅穆的漢白玉墻面上,頓時百感交集。他們含著淚激動地連連說著:“73年過去了,今天終于了卻了我們全家人的心愿?!?/p>

▲平津戰役紀念館主展館三樓英烈業績廳英烈名錄墻▲平津戰役紀念館主展館三樓英烈業績廳英烈名錄墻

  24歲,他犧牲在天津解放的那一天

  張豪,原名張登林,江蘇省鹽城市濱??h人。平津戰役時期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9軍115師343團宣教股長。

  1925年,張豪出生在江蘇省鹽城市濱??h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他的二叔是位私塾教師,張豪從小就聽二叔講外面的世界和國家的形勢,在他幼小的心靈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2歲時,盧溝橋事變爆發,隨后南京淪陷。上初中后,隨著知識的豐富與眼界的拓寬,看著大好河山慘遭日寇蹂躪,救國救亡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抗日的新四軍來到張豪的家鄉,共產黨在鹽城建立抗日軍政大學第五分校,當時年僅18歲的張豪聽說后,從家里走到鹽城市,報名進入抗大學習,也正是這時候他正式改名為張豪。1945年5月,為了應對日寇對鹽阜地區發動的“拉網式”大掃蕩,抗大五分校被迫暫時停辦,張豪等學生全部結業分配到各地去參加火熱的抗日斗爭。張豪也奔赴抗日前線,遠離親人、遠離家鄉。直到他在部隊發來電報,家人這才知道他的行蹤。

  1945年8月,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不久,解放戰爭爆發。

  1948年11月,平津戰役打響。12月,東北野戰軍第2縱隊全體沿北寧鐵路南下,30日抵達天津西北郊,張豪所在的2縱4師10團(天津解放后,所在部隊番號為39軍115師343團)集結于南運河南岸。1949年1月14日,天津戰役打響??v隊決定張豪所在師協同兄弟部隊作為主攻從西向東在西營門突破,沿西大街向東發展,奪取金湯橋、金剛橋。城防突破后,張豪隨部隊沿芥園大街向東展開攻勢,接連奪取了千佛寺、鈴鐺閣中學等重要據點。1月15日拂曉,在攻占東北角附近的青年會大樓(解放后成為天津人熟知的天津市少年宮)時,24歲的張豪被敵人暗火力點機槍擊中,壯烈犧牲。

▲張豪烈士證明書▲張豪烈士證明書

  當時2縱司令員劉震等后來回憶了當時的激烈戰斗場面:張豪所在的團在南運河北側第19號與第20號堡之間實施突破,24名爆破手冒著敵人的密集炮火抵近實施爆破,先后犧牲,但終于打開了突破口。這個團的2營營長許俊信中彈犧牲,團長王扶之腿部中彈負傷,仍然躺在護城河的冰面上指揮戰斗。直至最后勝利,張豪所在的2縱付出了傷亡5797名指戰員的代價。1月15日下午3點,天津宣告解放。而包括張豪在內的4106名干部戰士卻永遠倒在了天津這片土地上。

  等著盼著,等來的卻是犧牲的消息

  關于張豪烈士的故事,大多是張豪的外甥女陸芹講的。

  56歲的陸芹是張豪三妹張登玉的小女兒,張豪是家里的長子,也是唯一的兒子,下面有三個妹妹。陸芹雖然與這位烈士舅舅從未謀面,卻聽過不少他的故事。

▲張豪的外甥女陸芹▲張豪的外甥女陸芹

  在張豪犧牲之前,張豪的家里發生了一連串的變故。第一年,張豪的爺爺去世,第二年,張豪的父親生病去世。按照張豪老家的農村風俗,父親去世,兒子是要剪一小撮頭發為父親釘棺材蓋的。因為張豪無法回來,所以當時他父親的棺槨不能直接入土,只能用磚頭墊著四個角,上面僅覆蓋一層薄土,以便唯一的兒子回來剪發封釘入土。

  等啊等,張豪的母親和妹妹一家人,望眼欲穿等著家中唯一的男丁打完仗回來??墒?,到了解放后的1950年,等來的卻是一張在鄉里工作的鄉親帶回來的報紙,上面寫著烈士張豪以及家鄉的地名,部隊番號已是39軍115師343團,職務是團部宣教股長,在解放天津戰斗中犧牲。當時村子里還有一位姓張的戰士也在部隊,所以暫時無法確認。然而隔了幾個月,同村的另外一位姓張的戰士從部隊回來了,鄉里這才確定在天津戰役中犧牲的張豪就是村里原來的張登林。陸芹聽母親念叨過當時的場景。陸芹說:“當鄉里把通知告訴我的外婆的時候,真的是晴天霹靂!僅僅三年,三代三個頂梁柱就相繼離世,可憐的外婆悲痛欲絕,當場就哭暈了過去?!?/p>

  因為家里沒有了男丁,張豪的母親領著三個女兒艱難度日。幸好后來作為烈屬有了國家幫助撫養,陸芹的二姨和媽媽這才得以走進校門去讀書。從陸芹記事的時候起,她就記得,“外婆時常念叨著舅舅的小名以淚洗面,撫摸著戴在手腕上的兩只銀鐲,那是張豪犧牲后,沒過門的對象退回來的。那兩只定親的銀鐲就一直戴在外婆的手腕上,直到她老人家生命的最后一刻?!?984年冬天,張豪的母親去世,享年81歲,老人臨走前最后念叨的,就是一定要找到張豪的歸宿。

  陸芹說:“外婆在世的時候也曾想找到他兒子犧牲的具體地點,找到他的最后著陸之地,然而,由于以前信息不暢,交通不便,加之經濟條件不好,雖然想了很多方法,可是都沒能了卻心愿。外婆去世后,我們也曾努力過,打了很多電話,都沒有結果。這一直是外婆、姨媽與媽媽心頭的一個結。我的媽媽是舅舅最小的妹妹,兩個姨媽都已經相繼去世,眼看著媽媽也一天天的老了,我們做兒女的如果還不能為媽媽了卻這個心愿,或許,也會給媽媽留下一個永遠的遺憾,所以,我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去一趟天津,去找尋已經長眠于地下近73年的舅舅!”

  千里尋親,平津館了卻一家人心愿

  2021年10月19日,趁著疫情見緩,陸芹和姐姐,帶上78歲高齡的母親,從千里之外來到張豪烈士在生命最后一刻戰斗過的天津,尋訪他的蹤跡。

  陸芹小時候一直聽外婆說,舅舅是解放天津時在楊柳青鎮犧牲的。于是,她們帶上了一束黃白鮮花,直奔楊柳青鎮的天津市西青區烈士陵園。然而,當她們向工作人員查詢張豪烈士的姓名時,卻被告知查無此人。工作人員建議去西青區退役軍人事務局看看,但到了那里,依然無果?!爱敃r接待我們的同志,提醒我們到平津戰役紀念館再去查找,那里保存著整個平津戰役的烈士名單?!标懬壅f,這仿佛是她們最后的希望。于是,立刻奔向平津戰役紀念館。不巧的是,當天剛好是周一,是文博場館的例行閉館日。千里尋親的一家人當即決定改簽已經訂好的高鐵票,第二天上午再去平津戰役紀念館查詢。

  “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找到舅舅!”

  他們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將希望全部寄托在了平津戰役紀念館。走進平津館展廳說明來意,工作人員熱情地將他們直接帶到英烈名錄墻前,見景寄情,睹物思人,墻面上鐫刻的一個個烈士的姓名在他們一家人看來都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一想到這些烈士和張豪一樣,都是為了人民的解放事業、為了今天人們的幸福生活獻出了寶貴生命,他們的目光中充滿敬意。

  對照著烈士籍貫,一個一個地找尋自己親人的名字,找了幾遍都沒有找到,他們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入谷底,站在墻前靜默不語。平津館工作人員馬上聯系負責烈士尋訪確認工作的幾名同事,全力查找線索。在翻越大量資料后,終于在一份電子文件中找到了籍貫等相關信息有待完善的一條記錄:“張豪,第39軍115師343團,團部宣傳股長”,看著和手中烈士證資料完全吻合的信息,一家人不禁失聲痛哭。原來,平津戰役英烈名錄墻是以英烈的籍貫為分組鐫刻的,但是平津戰役紀念館的電子檔案中,只有張豪當時參加平津戰役時的職務和犧牲時間,始終沒有籍貫、出生等信息,雖也作過聯系核實,但至今無法聯系上家屬。因此,張豪的名字一直沒有鐫刻在英烈名錄墻上。

  看到此情此景,平津館工作人員也非常欣慰。

  陸芹說,當天走出平津戰役紀念館的那一刻,她和姐姐,站在平津戰役紀念館的廣場上,對著天空大聲喊出了深藏心底幾十年的話:“舅舅,我們找到您了!您是人民的英雄,您是我們的驕傲!”

▲陸芹(左一)和姐姐陸平、母親張登玉,在平津戰役紀念館張豪的電子檔案前合影▲陸芹(左一)和姐姐陸平、母親張登玉,在平津戰役紀念館張豪的電子檔案前合影

  人民不會忘記,尋找英烈的腳步一刻也不停歇

  清明節前夕,平津戰役紀念館工作人員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將平津戰役中犧牲的張豪烈士的姓名補刻在英烈名錄墻上。通過視頻,張豪烈士的家屬看到嶄新的金色名字鐫刻在了莊嚴肅穆的漢白玉墻面上,笑中帶淚,激動不已。

  平津戰役紀念館館長姚劍波說:“為烈士正名,接烈士‘回家’,這不僅是每一位烈士家屬、生前戰友的殷切夙愿,也是平津館的使命與擔當,更是和平年代人們不忘初心、銘記歷史的鮮活教材,我們尋訪烈士的腳步一刻也不能停歇?!?/p>

  平津戰役犧牲的7030烈士中,絕大部分只留下了名字和簡單的基本信息。當時戰爭期間,留下來的名錄信息都是手抄的,在反復的信息抄錄中難免有所出入,而且有的資料已經殘破不全,也永遠無法再找當事人核實了。2015年12月,有烈士家屬在北方網“政民零距離”專區留言,標題為“尋找我爺爺天津戰役38軍112師334團寧樹宣烈士骨灰”。平津戰役紀念館的工作人員看到網絡上的信息后,主動與烈士家屬取得聯系。經過查詢檔案、幾番核對,發現檔案資料里有“牛樹宣”,和家屬所說的寧樹宣烈士的相關信息完全吻合。但更改檔案信息需進一步核實烈士籍貫、入伍經歷等,因為時間久遠,而且烈士家屬無法提供準確的原始資料。平津戰役紀念館的工作人員就多次與烈士籍貫所在地吉林省吉林市民政部門聯系溝通,詳細說明具體情況,最終開具了有關證明材料。2017年,烈士英名終于補刻上墻,寧樹宣的孫子特意寄來了一封“表揚信”。信中說到,這份期許在持續二十年,跨越兩代人之后,終于心愿得償。

  開館至今,平津館工作人員走訪了全國25個省、市、自治區,555個區、縣、鎮的民政部門、黨史征集部門、烈士生前所在的部隊和家鄉,對平津戰役中犧牲烈士的姓名、職務、入伍時間、籍貫、立功情況、犧牲地點等逐一進行核實,歸納整理。通過25年的努力,“平津戰役烈士名錄墻”從開館之初上面的6639名烈士的名字,到現在經過25次補刻,相繼有205名烈士姓名被補刻到名錄墻上,截至目前,共有6844名烈士的名字永遠鐫刻在平津戰役烈士名錄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