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知名培訓機構華爾街英語,被曝出“將宣布破產”的傳聞。根據公開的信息顯示,這家成人英語培訓企業欠下了高達12億元的學費。值得注意的是,這筆巨額的學費,是大量學員通過預付的形式支付給培訓機構的,其中還有貸款的方式。這樣的消費背后又有著怎樣的玄機呢?

  華爾街英語停止營業 

  學員依然要還貸款

  2000年就進入中國市場的成人英語培訓機構華爾街英語,將自己的客戶定位為中高端人群,課程報價雖高,但卻并不妨礙其成為教培市場的“寵兒”,曾經一度年均收入增長率超過40%。

  然而如今,一夜之間,華爾街英語在全國11個城市的39個學習中心,全部停止了營業。

  根據天眼查的查詢結果顯示,華爾街英語培訓中心(上海)有限公司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列為經營異常;同時,天眼查風險信息也顯示,華爾街英語數家分公司因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一夜之間關門停業,讓華爾街英語的學員感到無助,眾多學員在當地派出所、線上法院、消費者熱線上不斷反映自己的遭遇,尋求退還學費的解決之道。

  與此同時,一段8月11日華爾街英語高管與員工的對話錄音也在網上流傳,雖然管理層對“華爾街英語將破產”的傳聞不置可否,但卻讓消費者的維權之路,成為了網絡的熱門話題。

  培訓機構關門停業了,學員的學費能不能及時退還呢?目前華爾街英語沒有給出任何官方的答復,而其中更為復雜的問題,也浮出了水面,那就是貸款進行培訓學習的學員,現在深陷“沒學上仍要背貸款”的尷尬境地。

  23歲的小羅是一名普通白領,2021年1月,她以22600元的價格在華爾街英語培訓機構,購買了為期一年的培訓課程。在銷售顧問的介紹下,她通過一個名叫“度小滿”的應用程序,以貸款的方式完成了支付。

  短短兩個月之后,小羅又在華爾街英語銷售顧問的極力推薦下,以20500元的價格續費購買了一年的培訓課程,這一次她是通過辦理信用卡的方式完成支付的。

  回憶起整個辦卡過程,小羅說快得出乎意料,更讓她沒想到的是,自己月收入僅5000元,卻輕而易舉地獲得25000元的貸款。但這也意味著,為了償付兩筆華爾街英語的學費,小羅每月光是還貸就需要開支3000元左右。

  一份由學員自發填寫的華爾街英語維權統計表顯示,僅北京大望路中心,就有49名用戶的購課合同金額超過10萬元,最高一筆購課合同金額高達57萬元。

  而網上一份來自廣州華爾街英語培訓機構學員自發填寫的維權統計表顯示,購課合同金額超過10萬元的用戶有65位,最高一筆購課合同的金額更是高達151.8萬余元。

  另外有志愿者對各地華學街英語學員的情況進行了統計,截至8月14日中午12點,不到半天時間里,有6000多名學員參與登記,涉及合同金額4.8億。

  而這些學員中,52%的人是通過銀行或金融平臺貸款的方式支付學費。課程費用高昂,推薦貸款成為了華爾街英語銷售顧問必備的售課流程。在兩三個小時,甚至五六個小時強大推銷話術的進攻下,讓自己背上一身學費債的學員,不在少數。

  同時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一些沒有收入、沒有還款能力的在校學生,也成為了華爾街英語銷售顧問的銷售目標。

  2020年11月,大學生小向在北京西環廣場中心的華爾街英語以18000元的價格購買了一年的課程,其中貸款支付的部分將近一萬五千元,每個月要還1000多元。

  作為一名生活費僅2000元的在校大學生,這筆錢大大超出了小向的支付能力。

  不等小向過多思考,辦理信用卡的工作人員第一時間出現在了現場,明明知道小向還是在校學生,沒有出具任何收入證明等的情況下,甚至連信用卡都還沒拿到手,就直接在應用程序上開通了貸款額度,并當場支付。

  小向告訴記者,在華爾街英語,自己的情況并非個案。實際上,就在2021年2月,銀保監會等五部委就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確小額貸款公司不得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明確未經監管部門批準設立的機構一律不得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

  記者聯系了借貸大學生們所提及的幾家互聯網金融機構,盡管他們的回答滴水不漏,但是在監管部門出臺這份文件之后,依然有在校學生使用本人的身份信息,通過借唄貸款購買了華爾街英語的課程。

  上不了課還要還貸款學員欲哭無淚

  隨著華爾街英語線下門店的關閉,如今學員們普遍面臨的窘境是:購買的課程既上不了,也退不了,但貸款卻必須要還,否則會對個人征信產生負面影響。

  為了挽回自己的經濟損失,也有學員向貸款機構提出退貸申請,多家向學員提供貸款服務的金融機構都表示,要想解除貸款合同,需要華爾街英語先向金融機構退款,并申請解除學員的貸款合同。然而,當小羅再次撥打華爾街英語的熱線電話時,電話已經無法撥通。

  已經關門停業的華爾街英語,如果未來走到了破產清算的程序中,學員們是否就有機會退還學費呢?

  早在2019年,成人英語培訓的三巨頭之一韋博英語就因為資金鏈斷裂,關閉全國多家門店,相關負責人“跑路”。直到2021年8月,部分學員在深圳法院起訴該培訓機構勝訴,但由于韋博英語無資產可供執行,最終仍然沒能拿回學費。

  作為消費金融行業的熱門場景,“培訓貸”一直受到很多金融機構青睞。但近年來,教育培訓分期風險也逐漸暴露在大眾面前。相關培訓機構可以一夜關門、停課,學員貸款的錢,培訓機構早已拿到了手,絲毫不會歸還給消費者。但金融機構更不會擔心貸款的學員賴賬,因為貸款者“逾期記錄上征信”的規定,是卡住貸款消費者“命門”的一只“大手”。最終,貸款消費的學員,只能自認倒霉。

  [半小時觀察]:消費金融呼喚有效監管

  早在2021年年初,央行就發出了預警:要高度警惕居民杠桿率過快上升的透支效應和潛在風險,不宜依賴消費金融擴大消費。消費者不要輕信商家的忽悠,消費之前要想清楚自己的權益,會不會受到損害?同時,期待更多監管細則的出臺。消費金融是要發展,但絕不能成為商家坑害消費者的一只黑手。

  來源:央視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