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孫和妻子看著照片,感受如今的幸福生活。本報記者 谷岳 攝老孫和妻子看著照片,感受如今的幸福生活。本報記者 谷岳 攝

  “啥叫‘一步登天’?現在我們兩口子算是做到了,真的就跟做夢一樣!”北辰區盛庭豪景小區里一套120平方米的三室兩廳,是65歲的孫立柱和妻子穆鵬的新家。

  “房子裝修好的那天,我倆來看房,一看就不想走了。他跟我說‘咱今天就住下了’,我說沒家具咋???看著只有工人干活時留下的兩個小馬扎,他說‘就算是在這上面坐一宿,我也愿意’。的確是怕了,再也不想回到原來那個‘窩棚’?!笨烊丝煺Z的穆大姐看著老伴兒,回憶起兩人第一天“搬”進新房時的情景。坐在一旁的老孫,跟著邊聽邊笑。笑著笑著,兩人的眼角滿是淚花。

  淚花中,飽含著曾經蝸居生活的辛酸,更多的是為如今的幸福生活喜極而泣。

  作為家族中的第五代漁民,出生在漁船上的老孫從懂事那天起,便與水為伴。位于子牙河北岸、與天津西站僅一河之隔的郭家菜園漁民村,是他曾經的家。

  100多年前,老孫的高祖父成為這里的首批漁民。從此,老孫家在漁村扎了根。小時候靠著跟父母撿磚頭,一家人在河邊蓋起了十幾平方米的小平房。隨著漁村人口的增加,房子也越搭越多。到最后,384米長的堤壩上,住了563戶人家。

  40年前,年輕漂亮、又有學歷的穆大姐為了愛情,不顧家人的反對嫁到漁村,成為少數的“外來媳婦”。嫁過來之后,才真正體會到這里的環境到底有多糟?!俺院榷荚诤永?,垃圾也是直接倒進河里,冬天像冰窖,夏天不敢開窗?!弊钭屇麓蠼闶懿涣说?,是漁村所有居民共用一個旱廁,各種安全隱患更不用說。

  “但凡有點兒辦法的,都搬走了……”一雙兒女陸續降生,家里的環境卻沒有任何變化。日子一天天過,長久蝸居于此的生活,在壓得人喘不過氣的同時,剩下的只有一聲聲無奈的嘆息。

  2011年,升級改造后的天津西站投入使用??粗訉Π兜母邩谴髲B,身在棚戶區的穆大姐心里酸酸的,她從未如此渴望搬家,夢想著一家人從小平房搬進漂亮的樓房。

  7年后,穆大姐終于等來了圓夢的一刻。

  2018年6月21日,有著130年歷史的老漁村正式啟動搬遷工作。全區抽調100多名干部,千方百計籌措4億元資金;補償款不夠的,托底保障38平方米住房一套;需要周轉房的,孩子因搬遷轉學的,行動不便的……對于居民的難,都有解決的招兒。一項項行之有效、細之又細,讓人倍感溫暖的拆遷舉措背后,是紅橋區委、區政府“以人民為中心”的堅定決心。

  “我們需要的,區委、區政府都替我們想到了。沒有了后顧之憂,恨不得馬上離開這里……”僅用13天,漁村完成了搬遷。

  由于常年患有偏癱,行動不便,老孫93歲的老母親孫大娘,成為最后一個搬出漁村的居民。當老孫和妹妹與社區干部一起把老母親抬出那間低矮、逼仄的老屋時,孫大娘抹著眼淚,念叨著:“窩了一輩子,沒想到還能活著搬出漁村,我打心眼兒里感謝共產黨!”

  就這樣,老孫一家成功“上岸”。兄弟姐妹4人各自有了“新家”,孫大娘也在有生之年住上了盼了一輩子的樓房。那一天,穆大姐有感而發,作了一首詩,發在了微信朋友圈:“百年漁村風飄搖,歷經滄??鄻钒?。錚錚公仆秉民意,安居樂業圓夢時。黨愛人民民擁黨,藍天鵬志再飛翔。和諧社會一家親,祖國繁榮更富強!”

  曾經的百年漁村,如今已經變成一座綠色的生態公園。沒事時,老孫喜歡約上以前的老鄰居去公園,坐在保留下來的漁村老樹下聊聊天,回憶過去。不過大家說得最多的,還是現在生活的“甜”。

  另一邊,穆大姐也有了新“追求”:拆遷過后,她便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F在的她,已成為一名入黨積極分子。

  2年前,孫大娘因病離開了。讓老孫欣慰的是,母親走后,兄弟姐妹們的感情依舊。漁村沒了,親情、友情都還在?!斑@些年,媳婦兒跟著我受苦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就想好好陪著她,兩個人一起慢慢變老?!崩蠈O說。

  幸福生活,剛剛開始……(記者 張雯婧 谷岳 攝)